主頁 > 科技 > 互聯網 > 正文
日歷查看

互聯網戰投時代:阿里換帥,巨頭們的修羅場仍在繼續

2019-06-21 15:20來源:創業邦
文章摘要:來源:創業邦 投資已成為影響互聯網格局的重要力量,或許,互聯網巨頭們的戰投時代已經到來。 文 |鄧雙琳 編輯 |曲琳 對巨頭來說,戰略發展部約等于未來的前景和想象力。 歷經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長,中國互聯網行業低垂的果實還沒有全部摘完,對于成長起來的互
互聯網戰投時代:阿里換帥,巨頭們的修羅場仍在繼續

  來源:創業邦

  投資已成為影響互聯網格局的重要力量,或許,互聯網“巨頭”們的戰投時代已經到來。

   | 鄧雙琳

  編輯 | 曲琳

  對巨頭來說,戰略發展部約等于未來的前景和想象力。

  歷經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長,中國互聯網行業“低垂的果實”還沒有全部摘完,對于成長起來的互聯網巨頭來說,投資是采摘“新生果實”的最好手段。它們以超前的戰略眼光和雄厚的資金實力,投向大量新生企業,逐步向外擴張自己的邊界,避免潛在顛覆者的威脅,構筑自身生態體系。

  如同蔡崇信之于阿里一般,劉熾平之于騰訊、馬東敏之于百度,操盤手們不同的風格造就了BAT迥然不同的投資邏輯和節奏。而后起的小巨頭們,小米、滴滴、美團、今日頭條,為了防止自己被顛覆,也忙著踩風口、插旗子,憑借著各自的投資邏輯,殺入了互聯網公司或出于防御或出于增長的戰投修羅場中。

  獨木不成林,或許中國的互聯網企業正是意識到了這一點,才忙著靠投資織出一張密集的網,將血液充盈地輸送到每個細枝末節,鞏固疆界。

  或許它們各自的投資策略,正是主導它們未來十年命運的關鍵所在。

  阿里:說一不二的老大哥,掌握絕對控制權

  代表案例:餓了么、小紅書、高德地圖、優酷土豆、UC優視、分眾傳媒等。

  前幾日,阿里戰投“換帥”的消息如同一塊巨石投進池塘,在互聯網圈和投資圈炸起了層層漣漪。

  2019年的618,阿里“操盤手”蔡崇信正式退居二線,CFO武衛兼任戰投負責人,并向張勇匯報。

  這一幕“交接儀式”有些眼熟,事實上,這是武衛第二次接棒蔡崇信。2014年,阿里宣布原CFO蔡崇信將出任集團董事局執行副主席,負責集團戰略投資,而其所擔任的CFO職務正由武衛接任。

  作為“關鍵先生”,蔡崇信主導了阿里許多里程碑事件,1999年,幫助馬云注冊成立阿里巴巴;2000年,助攻馬云,拿下軟銀的2000萬美元,挺過熊市風暴;2005年,主導收購雅虎中國及雅虎對阿里巴巴的投資談判,翻身坐穩中國第一大電子商務寶座。

  最初,阿里戰投的定位是財務投資者。2013年是阿里從財務投資轉向戰略投資的關鍵之年,也就是在這一年,蔡崇信卸任CFO,出任集團董事局副主席,主要負責集團戰略投資。

  蔡崇信熱愛曲棍球這樣激烈對抗的運動,而在其帶領下的阿里投資部的投資風格也有源可溯——整體風格強勢激進,高舉高打,2018年至今,阿里共計投資75筆,涉及金額超5586億元。

  從投資事件數看,2018年阿里投資次數最多的TOP5行業分別是企業服務、電商、汽車交通、金融,和人工智能。而從投資金額來看,阿里撒錢最多的行業則是餐飲業、文娛傳媒、汽車交通、企業服務,和電商。從天使輪到VC/PE,甚至入股上市公司,阿里進行了全線布局。

  阿里形成“激進”的戰投風格,并非無緣無故。

  當年阿里對不愿意接受戰略投資的美團采取了財務投資,卻在4年后失去控制權,美團拿下大眾點評倒戈騰訊,這讓蔡崇信一改先前主張,決心堅持走戰投思路。在外界看來,阿里這幾年投資手段強硬,要求被投公司配合阿里整體戰略,掌握控制權,而阿里一旦決定投資,也會不遺余力的扶持被投公司。

  餓了么的例子足以體現阿里的投資風格。2016年4月13日,阿里宣布對餓了么第一筆12.5億美金戰略投資后,餓了么從底層的財務、HR系統到上層管理結構,都開始逐漸向“阿里式”改造,例如餓了么在當年底就開始從500強、阿里中供鐵軍等地方挖來管理層,全資收購后,這一動作更加明顯,收購當天原阿里健康CEO王磊就宣布擔任餓了么CEO,而此后多個阿里高管接連接管餓了么各業務部門,餓了么創始人張旭豪則成了張勇的“新零售戰略特別助理”。

  其他部分被阿里收購的項目,也經歷過先少數股權投資、再被整體并購的命運。如2013年,阿里以2.94億美元購入高德28%的股份,成為高德第一大股東,后一年,阿里便花費10.45億美元完成對高德的并購。

  而阿里的投資標的,向來是能夠補強母體業務的。從投資陌陌到退出陌陌建立釘釘就能明顯看到阿里戰投的風格轉變:如果不能被阿里巴巴主導或者補強阿里,就會“解除關系”。在2018年9月18日,馬云宣布傳承計劃一周后的阿里巴巴全球投資者大會上,蔡崇信就未來阿里的投資方向表示,阿里巴巴戰略投資和并購本質上的目的是“為了給阿里帶來長期的戰略價值。”

  在這樣的目的下,凡是能和“新零售”沾上邊的新業態,能夠為阿里零售商業帝國實現流量輸入的新服務,阿里都闊綽出手,著重布局。因此,我們能看到,在2018年,阿里不僅投了諸如衣二三、垂衣、女神派等新業態電商,也投了今日頭條、WPP、分眾傳媒等線上線下流量大手,對餓了么的收購也補齊了本地生活的短板。

  阿里布局如下棋。棋盤是基礎,投資手段分進攻型和防守型兩種,第一條路死守嚴防,不能讓自己的棋子被拿走,第二條路聯合圍攻,吃掉最多的黑子,幫助阿里大贏全局。

  騰訊:靠投資補足短板,在流量的田野里盡情收割

  代表案例:滴滴、喜馬拉雅、知乎、大眾點評、拼多多等。

  騰訊是BAT三家中最“像”投資公司的。

  如果阿里有蔡崇信操盤,那么騰訊則有劉熾平掌舵,兩位老對手帶領著不同的投資班底,十年來在同一維度上采取不同拳法不斷過招。

  如果說在投資上阿里流露出了控制欲,那么騰訊釋放給外界的信號則是“友好協同”,馬化騰在騰訊產業共贏基金成立初期就明確表示過,“純粹的財務投資,我們不做。要做,就做源頭。可以投資,但不要控股。”

  騰訊堅持全階段覆蓋,從種子輪到Pre-IPO到上市公司全線覆蓋,以VC打法布局了各行業大量創業公司,甚至如同紅杉一般買下賽道。在騰訊,投資和業務相對保持獨立,且投資分散,各個領域都有所涉及。且騰訊在投資中極為重視財務回報,不追求控制權,大多只要10%~30%少數股權。

  這套拳法也并非一開始就形成,我們能看到,2011年幾乎是騰訊投資風格轉變的分水嶺。

  前一年3Q大戰后,騰訊進行大反思。在一次內部診斷會上,騰訊把“開放”定為大方向,聚焦“流量”和“資本”兩點,其中“資本”的主張便是劉熾平提出。

  當年1月末,騰訊宣布成立騰訊產業共贏基金,改變投資風格,做到“有所為有所不為”:將自己不擅長的業務拆分,交給被投的兄弟企業來做,標志性的投資事件是2013年騰訊投資搜狗后,將自有搜索業務“搜搜”打包注入;2014年戰略投資京東時,把騰訊電商交給了京東。對于一些有潛力的業務,騰訊也不再自己做,而是選擇標的投資并購。

  此后,騰訊投資的速度一年比一年快,據公開數據,2014年騰訊投資了40家公司,而2018年,這一數字是93家,比起2014年已經翻了一倍有余。2018年騰訊投資次數最多的幾個行業分別是文娛傳媒、游戲、企業服務、金融、汽車交通;從投資金額來看,騰訊出資最多的行業則是:汽車交通、文娛傳媒、游戲、體育健身。

  2019年1月,劉熾平在騰訊投資年會上對外披露,過去十年,騰訊投資了大概700多家公司。其中,63家為上市公司,市值或估值超過10億美金的獨角獸企業共有122家。它的觸角也伸向了在線生活的方方面面:搜狗、大眾點評、京東、拼多多、滴滴、同程藝龍、丁香園、蘑菇街蔚來汽車……騰訊通過投資,幾乎與整個行業的每條賽道都建立了共同呼吸的命脈。

  騰訊還充當LP,并投資了幾十家基金,其中不乏大名鼎鼎的頭部基金:如紅杉資本中國基金、云鋒基金、中信產業基金、經緯中國、晨興資本、創新工場、高榕資本、金沙江創投、鐘鼎創投等。這意味著,只要一家企業接受上述任何一家基金的投資,也間接與騰訊有關。

  如今,投資已經成為騰訊發展的核心之一。

  微信為騰訊建立了水平生態,而廣泛投資成為騰訊連接各垂直生態的重要策略,微信能夠如一臺流量收割機一般盡情收割。也就是說,投資是騰訊做新業務或者進入新領域的一種方式,如同劉熾平所說,“投資給騰訊提供了很多向新領域擴張的機會和可能性。”

  百度:奮起直追,圈地AI

  代表案例:Uber、蔚來汽車、極米科技、禾賽科技、新潮傳媒等。

  百度在過去幾年的投資布局,相比騰訊和阿里巴巴,看起來慢人一步。

  以出行賽道為例,2013年的4月和5月,騰訊和阿里接連而至,分別對滴滴和快的進行了第一筆投資,而百度則在2014年末才宣布投資Uber。早前大手筆出資19億美金收購91助手,更是被外界質疑“價格太貴”,2015年高位布局的O2O業務,也未能押寶成功。

  作為李彥宏最放心的人,“老板娘”馬東敏于2017年年初,與陸奇一起空降百度管理層。對于這次回歸,馬東敏形容,是“危機感和使命感”促使她從“黨外布爾什維克 ”轉回一線。

  2016年年中開始,百度投資體系開始變革,2017年形成了百度內部的投資并購部,之后又陸續成立了獨立投資機構百度風投與百度資本三個路徑,形成百度投資“三叉戟”局面

  百度投資決策周期長的弊端也被馬東敏大刀闊斧的改革——根據IT桔子數據,百度三叉戟體系2018年的投資事件數量達92件起,比2017年的兩倍還多,創下歷年新高。

  阿里與騰訊的投資風格極具特色,而百度則是一直在“絕對控制”與“流量+投資的聯邦生態圈”二者之間試圖摸索到一個平衡點。

  AI成了百度投資新的關鍵詞。收起曾經賽道分散的打法,百度將投資方向聚焦于人工智能、出行和企業服務,同時開始布局海外投資,且多集中在B輪后體量較大的企業,例如D輪投資極米科技、云丁科技等。

  近幾年,李彥宏給外界的感覺是“All in AI”。而百度的確不吝惜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投資。

  百度2018年投資的項目標的大量集中在智能硬件、醫療健康、汽車交通、物聯網、先進制造,乃至于農業等有明確人工智能落地場景的領域,其中智能硬件與醫療健康領域的投資數量均為10起,且公布出了明確金額的過億元大額投資均占比一半以上。

  小米:上下游布局資本,不斷擴張生態疆界

  代表案例:華米云米、御家匯、萬魔、愛奇藝嗶哩嗶哩、九號機器人等。

  中國CVC投資越來越耀眼,而小米是其中值得深究的案例之一。

  2018年,小米的股價平平,反倒是在小米投資部的戰略主導下以資本布局構建的龐大IoT生態鏈,成了當前小米財報中唯一搶眼的明星。

  小米在財報中指出,2018年以來,已有10家“小米系”的企業成功上市;截至一季度末,小米共投資超過270家公司,總賬面價值290億元,同比增長28.6%,一季度自處置投資錄得稅后凈收益5.9億元。另據統計,2018年小米以及雷軍旗下順為資本,累計共投資了134個項目。

  與BAT巨頭不同,小米并不追求投資的廣度和體量,而是圍繞自家手機,構造封閉的生態系統,投資風格介于騰訊與阿里之間。

  梳理小米的投資邏輯,我們可以發現,被投企業的創始人和核心團隊均與雷軍本人、以及小米的管理團隊有密切聯系,這點符合雷軍作風,中國投資界有一個公開的秘密,那就是雷軍愛投熟人。

  另外,投的企業的業務涉及小米產業生態的上下游布局。這點與雷軍做天使投資人時的投資風格不太相同,雷軍投資方向多元,電商、醫療、硬件都看,如凡客誠品、好大夫、拉卡拉、長城會等。而小米是基于主營業務,在產業鏈上下游縱向投資,軟硬件一同布局,構建一個巨大的生態。

  2013年底,雷軍前瞻地看到了智能硬件和物聯網的趨勢,決定用小米的成功經驗去復制100個小米——最初小米生態鏈從移動電源開始打造,緊接著擴散到智能家居,最后擴展到梳子、毛巾等生活用品,打造整個大生態圈。

  其中的邏輯是,以小米布局智能硬件為例,投資智能硬件公司,使其進入小米生態體系,最大限度地利用小米的資源。另外,圍繞小米智能硬件做內容布局,2014年末,小米科技和順為資本共同出手,出資18億元人民幣投資愛奇藝。

  小米其實在被投企業持股很低,大部分投資于目標公司持有股份不超過30%,但由于被投企業成為小米生態鏈的一環、依賴小米供應鏈和平臺的能力,所以即使持股低,被投企業對小米的依賴性也很強。

  小米的雙重持股值得一提——小米投資的公司均有順為資本參股跟投,利用50%順為基金財務投資持股+50%小米戰略投資持股,保證被投公司上市后小米能夠利用順為基金從二級市場獲得高回報。

  目前,小米系投資過的公司已超400家,覆蓋智能硬件、生活消費用品、教育、游戲、社交、文娛、醫療、金融等各領域。其中上市公司不乏有愛奇藝、嗶哩嗶哩、華米、云米等明星企業,借著科創板的東風,石頭科技、九號機器人也正在籌備上市。

  京東:多點開花,布局廣泛,穩中求勝

  代表案例:餓了么、途牛、天天果園、易車、分期樂等。

  京東熱衷廣泛的投資布局,目光并不局限在電商,它也在尋覓下一個值得培育的巨頭在哪里。

  目前京東已經分別在移動互聯網、O2O、電商、垂直品類、大健康、金融等多個領域進行資本布局。從目前的投資版圖來看,其意在圍繞自身業務的各個垂直領域建立京東的“生態鏈”,形成一個以零售+零售基礎設施服務為基礎的格局。

  京東集團的資本主體有多個,京東及旗下京東金融、京東物流、京東云,京東金融旗下的千樹資本都在參與投資。梳理來看,京東及京東金融對電子商務、金融、本地生活、企業服務和智能硬件領域較為關注,而京東物流則更關注自身業務相關領域,京東云關注云計算。千樹資本在金東金融旗下,專注中國市場消費領域的早期投資,投資標的是天使輪到A+輪的初創公司。

  京東投資方向優先是圍繞主業,比較傾向于和主業務板塊形成互補或者更大合力的企業,比如易車、天天果園、金蝶等。分批投資,穩中求勝,對表現好的項目進行二次投資,例如途牛。同時,京東會利用投資項目來扶持自身的新業務,永輝超市則是一個典型例子,為了扶持2015年京東自有O2O產品“京東到家”,京東以43.1億元投資永輝超市,聯動線上線下,形成閉環。

  騰訊戰略投資京東,而京東的很多投資也是和騰訊一起來操作的,比如易車、餓了么、分期樂,均是如此。

  京東在大健康上的投資布局也值得一提。2013年,京東開始自建京東醫藥后,便打開了醫療投資的大門,投資的醫療企業天使輪、Pre-A輪、A輪、B輪、C輪均有覆蓋,做互聯網檢驗的小鳥醫療、健康管理領域的郁金香運動、做電子處方的上藥云健康等都是京東在醫療領域出手捕獲的項目。這一系列的大健康布局,將有利于京東健康完善自己的生態體系。

  今日頭條:自成拳法,靠投資航向海外

  代表案例:抖音、虎撲、快看漫畫、半次元、musical.ly、石墨文檔、Tower等。

  對今日頭條來說,投資不僅是為了擴張疆土,更是為了破局突圍。

  今日頭條的戰略投資啟動較晚,2016年前后才開始大范圍布局投資,但從這三年的成績單來看,頭條的投資邏輯清晰,在其他巨頭們的“圍剿”下陣腳絲毫不亂。版圖基本圍繞自身業務展開,從內容到社交,到銷售體系,再到海外擴張,頭條投資路徑一目了然,多條源流匯聚到一點,形成自身文娛業務的“護城河”。

  內容上,短視頻一直是今日頭條的重要戰略之一。除了旗下抖音和火山小視頻,頭條在2017年末主動出擊,將海外短視頻應用musical.ly全資收購,結束了雙方的跨境戰爭。如今musical.ly已經與TikTok(抖音海外版)升級成一個全新的短視頻平臺,musical.ly已經被頭條全身換血。

  除了短視頻,頭條在媒體內容上也有所布局。頭條的基因是算法與技術,擅長內容分發而不是內容制作。如何填補這部分短板?頭條的打法是靠“買買買”來彌補缺口。2016年3月,今日頭條宣布成立2億人民幣規模的內容創業投資基金,同時啟動旗下孵化空間“頭條號創作空間”。機器之心、餐飲老板內參等媒體獲得了今日頭條的投資。不過這兩年頭條向內容平臺與社區出手較多,投了快看漫畫、半次元、虎撲等。

  出海,是今日頭條的關鍵詞,頭條的國際化戰略正在有條不紊的鋪開。今日頭條相繼投資并購了印度新聞聚合平臺Dailyhunt、美國移動短視頻創作者社區Flipagram、主打東南亞市場的移動短視頻AppVshow,還推出了自營海外版新聞平臺Top Buzz。從投資的海外項目發展階段來看,均屬于成長期。

  今日頭條本身是款To C的應用,但在To B領域它未雨綢繆地展開了布局:如團隊協作工具Tower、在線編輯工具石墨文檔、筆記應用幕布等。

  如此梳理,今日頭條在投資方面雖起步晚,但也形成了自己的風格與邏輯:圍繞自身業務展開投資、愛好向成長期項目及競品類項目出手,以自己的流量和技術扶植被投企業。

  這套打法或許可以讓頭條在BAT的“天羅地網”下加固根基,站穩跟腳。

  美團:出手謹慎,聚焦生活服務

  代表案例:摩拜、喜茶、幸福西餅、愛鮮蜂、別樣紅、餐行健等。

  美團的戰投相對以上幾家而言,似乎存在感并不高。大多數人只記得去年美團大手筆收購摩拜。

  但事實上,美團戰投出手并不算少:出手節奏穩且有邏輯可尋,經過數年投資布局,美團已經形成從商家選址、引流、外賣配送、經營管理、供應鏈金融、影響推廣等一整個餐飲生態體系,比如,美團戰略投資酒店PMS服務商別樣紅,爭奪供應鏈上游(酒店)的信息化資源。此外,還有社區便利店愛鮮蜂、校園生活平臺宅米、餐飲垂直媒體餐飲老板內參、軟件服務商餐行健等等。

  美團的戰略與投資部成立于2014年,由曾做過騰訊產業共贏基金執行董事的陳少暉做操盤手。2017年,美團成立美團點評產業基金(后更名為“龍珠資本”),由陳少暉做CEO,曾任聯想控股執行董事、天圖資本合伙人的朱擁華做創始合伙人。

 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美團王興、今日頭條張一鳴等互聯網新巨頭作為LP與GP合伙人加入了源碼資本,通過市場化的VC來加速布局。

  相較騰訊、阿里的廣泛投資風格,美團的投資風格顯得謹慎得多:出手節奏不算快、且投資體量較小,主要投資C輪及以前的項目,單個項目的投資金額大多在3000萬人民幣到1億人民幣不等。目前看來,美團的投資范圍主要聚焦在生活服務,包括餐飲、零售、酒店旅游、休閑娛樂等,進行To B和To C的雙向投資,意圖是完善美團的本地生活生態。

  美團具有生活服務領域的天然數據優勢,能夠第一時間捕捉該領域成長較快的企業,同時,在開店選址、異地擴張、融資、流量、推廣方面為被投企業輸入資源,能夠為這些創業公司節省大量成本,扶持其快速發展。

  這時不得不提喜茶。喜茶在2016年A輪融資后,再未引入新的投資者,但在和龍珠資本接觸后,喜茶迅速在2018年敲定了龍珠資本的B輪投資。美團投喜茶的核心邏輯是想要和喜茶結合打造一個范本,開拓線下流量,而喜茶也正是看準了美團的線上流量扶持。

  王興曾喊話,“美團希望未來每天能夠服務10億人次”。如今看來,美團正在利用投資,完善生活服務領域的毛細血管,逐步向這個目標發起進攻。

  滴滴:投出行、投海外,通過投資競品趕超對手

  投資案例:ofo、小藍單車、優步中國、Lyft、99Taxis、OYO等。

  滴滴不再只是一個獨角獸,它正在成長為一個“投資巨頭”,靠投資撕開海外市場一條裂縫。

  在投資并購方面,出行市場依然是滴滴的重頭戲。收購快的和Uber以后,滴滴的腳步跨向了海外市場。柳青曾當眾表示:“滴滴著眼于全球布局,國際化是我們的重要使命。滴滴將向中國以外的市場擴張,奪取全球份額。”

  為了牽制Uber,滴滴在2015年拿出1億美元戰略投資投向了美國市場占有率第二的打車應用Lyft,今年2月末,Lyft突然登陸納斯達克上市,成功舉起網約車上市的首面大旗。另外,滴滴出行還投資了東南亞地區的領先出行平臺GrabTaxi,印度規模最大的移動出行平臺OlaCabs,以及巴西最大的本地移動出行服務商99Taxis。目前,滴滴的跨境出行合作網絡已觸達北美、東南亞、南亞、南美1000多個城市超過60%的世界人口。

  2019年,滴滴的國際化版圖又添新伙伴,印度住宿行業連鎖公司OYO獲得滴滴1億美元投資。滴滴和OYO的淵源可以追溯到2017年,當時OYO利用滴滴的網約車平臺進入中國市場,那句廣告語如今再看很有意思,“和滴滴舒適地出行,和OYO舒適地待在一起”。

  國內出行領域,滴滴也投了諸如專注汽車后市場的明覺科技、汽車保養公司嗨修養車、主打電動汽車的時空電動、二手車交易服務平臺人人車、車載智能貨架魔急便等,完善出行上下游產業鏈。

  除了出行領域,滴滴還把觸角伸向了到了金融、外賣、網絡安全等多個領域。2015年末,滴滴戰略投資餓了么,宣布將與餓了么在配送業務方面全面合作,但目前來看,這塊業務上雙方鮮有動作傳出。

  后記:

  對于互聯網企業而言,投資除了獲取財務回報,也是通過被投企業學習新產業邏輯、把握新產業機會的手段,足夠出色的戰略投資能夠將公司業務攜持到新高度。

  從PC互聯網,到移動互聯網,再到產業互聯網,風口屢次變遷,以BAT三家為代表的互聯網企業們暗自發誓要抓住下一次時代機遇,因此,他們從根據地出發,采用合縱連橫的戰投戰術逐步向外擴建,構筑起一套可攻、可守的生態體系,在下一次浪潮襲來前瘋狂跑馬圈地。

  畢竟在時代浪潮逼近時,只有高筑城墻才能迎擊浪潮之巔。

  二手信源參考:

  《戰投之王:蔡崇信、劉熾平和劉德的精密戰爭》,朱思碼跡

  《戰投十年,騰訊投了700多家公司,阿里手握800億美元資產,“二馬”瓜分中國獨角獸》 ,《財經》,管藝雯 房宮一柳

  IT桔子創投信息庫

責任編輯:小龍
文章關鍵詞:  投資策略  高德地圖  小紅書
聲明:

(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華經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華經網"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過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注明“來源:“http://www.iunkcj.live"華經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

凡注明“來源:非“華經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為讀者傳遞信息并非為了營利,也不代表華經網http://www.iunkcj.live的觀點,只代表個人觀點或其他網站的觀點,對其是否真實性一律不負責,文章內容僅供參考。其他所轉載內容之原創性、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。

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聯系客服給予處理。

更多相關搜索:

華經網推薦搜索:

  • 匿名
  •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
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華經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

友情鏈接TAG標簽RSS訂閱
關于公司-網站簡介-商務合作-人才招聘-使用協議-稿件投遞-聯系方法-網站地圖
華經網版權所有
©2009-2011
迷失非洲走势图